<pre id="h5l5z"></pre>
      <code id="h5l5z"><nobr id="h5l5z"></nobr></code>
    1. <th id="h5l5z"><option id="h5l5z"></option></th>
      <object id="h5l5z"><nobr id="h5l5z"></nobr></object>

        <code id="h5l5z"><small id="h5l5z"><track id="h5l5z"></track></small></code>

        <center id="h5l5z"></center>
        <th id="h5l5z"><option id="h5l5z"></option></th>

        當前位置:首頁> 股票>焦點> 正文

        超八成白酒上市公司增速下滑:二三線區域酒企舉步維艱 老白干回落最明顯

        2019-11-06 10:08:06 來源: 國際金融報

        伴隨著10月的落幕,19家白酒上市公司的前三季度財報已悉數披露完畢。

        整體而言,前三季度白酒行業稱得上股價與業績“齊飛”:自年初至今,各家白酒企業的股價一路高歌,其中五糧液、山西汾酒、今世緣、酒鬼酒、瀘州老窖、古井貢酒以及貴州茅臺的漲幅均超過100%。

        從業績表現來看,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除金種子酒與青青稞酒之外,17家企業實現凈利增長。其中,五糧液、山西汾酒、瀘州老窖、水井坊以及古井貢酒的利潤增長均超過30%,*ST皇臺的這一數據更是超過60%。

        雖整體表現不俗,但與去年同期的高歌猛進階段相比,白酒行業整體增速放緩趨勢明顯。此外,白酒板塊的分化也愈加明顯,在頭部企業大放光彩的同時,部分區域性酒企卻面臨“本地市場與中低端酒市場”被雙重搶占,對外又難以拓展的局面。

        超八成酒企業績增速下滑

        趕著10月的尾巴,白酒行業“探花”洋河股份披露2019年三季報,報告期內,其實現營業收入210.98億元,同比增幅僅為0.63%,凈利潤同比增長不足2%達71.46億元,扣非凈利潤更是微增0.13%至65.47億元。

        相較于2018年同期營收凈利均超20%的增長率,2019年前三季度,洋河股份的這兩項增速回落異常明顯。

        猛踩業績“剎車”的不僅僅是洋河股份。《國際金融報》記者梳理發現,就營收層面,2019年前三季度,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除*ST皇臺、順鑫農業以及金徽酒之外,剩下16家白酒企業的營收增速均低于去年同期。其中,回落最為明顯的當屬素有“河北王”之稱的老白干酒。2019年1-9月,營業總收入位列第10名的老白干酒營收增速為16%,而去年同期為40.56%,增速下滑超過24個百分點。

        反觀凈利潤層面,除“行業大佬”貴州茅臺、迎駕貢酒及*ST皇臺外,同樣有16家白酒企業的凈利增速低于去年同期。其中,增速下滑幅度最大的三家酒企為金種子酒、老白干酒以及舍得酒業。特別是徽酒“四朵金花”之一的金種子酒,處境更為糟糕,2019年前三季度營業總收入同比下滑13.12%至6.93億元,凈利潤同比暴跌4507.33%至-7160.67萬元。此外,舍得酒業2019年前三季度的凈利潤增速為10.93%,去年同期為186.01%;老白干酒今年前三季度的凈利潤增速為11.16%,去年同期的這一數據為109.21%。

        “2018年下半年以來,白酒行業受多重因素影響,結束了前兩年的高歌猛進,增速有所放緩。加之,在次高端和高端板塊復蘇的大環境下,水井坊前兩年由于基數小,增速比較高,現在隨著整個營收基數的擴大,營收也會趨向于一個比較合理的增速。”對于業績增速放緩,水井坊方面曾如是回應記者。

        值得一提的是,11月4日,方正證券在其研報中給出了行業增速有所回落較為全面的邏輯:一方面,行業基數變大后,增長速度自然回落;另一方面,部分龍頭企業如洋河、口子窖等經營進入調整期,三季度業績下滑對整體形成拖累。

        三季度業績“扯后腿”

        上述說法或有跡可循。

        經記者統計,2019年第三季度,洋河、順鑫農業、口子窖、老白干酒、酒鬼酒、金種子酒6家企業凈利潤出現下滑,下滑幅度分為23.07%、69.71%、1.8%、20.99%、39.5%、808.98%。

        根據財報,2019年7-9月,洋河股份營業收入、凈利潤下滑幅度均超2成,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更是銳減4成至22.3億元。對于業績下滑原因,洋河股份方面回復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自今年5月底開始主動采取了控貨措施,并對中秋配額進行了相應的調整。受此影響,公司業績增速有所放緩。

        無獨有偶,“控貨”也是酒鬼酒凈利下滑的元兇之一。根據酒鬼酒此前披露的半年報,該公司因上半年營收及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長均超3成,一躍成為2019年上半年上市酒企中營收增長最快的企業。然而,60天后,酒鬼酒第三季度凈利潤卻同比大幅下降39.5%至2818萬元,而這也是酒鬼酒自2016年第三季度起,連續12個季度保持凈利潤增長后,首次遭遇業績“滑鐵盧”。

        “該季度,酒鬼酒受次高端酒鬼系列停貨影響,收入明顯放緩,加之在次高端競爭加劇背景下費用投放大幅增加,同時線上品牌建設仍在繼續投入,銷售費用率大幅提升,利潤大幅下滑。”招商證券在其研報中曾如此表述。

        此外,以“牛欄山二鍋頭”聞名的順鑫農業第三季度業績也大幅下滑。根據財報,該公司第三季度實現凈利1666.43萬元,同比下降69.71%,其前三季度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從2019年上半年的34.64%下滑到前三季度的23.93%。

        對于第三季度凈利潤大幅下滑,順鑫農業并未在財務報告中說明具體原因。不過,有研報稱,該公司三季度銷售費用同比增長109.52%達1.76億元,費用投放加大致利潤波動。從長期看,低端酒規模約2000億元,牛欄山有望憑借產品高性價比、渠道利潤豐厚進一步提升市占率。

        誠然,順鑫農業的回歸需要時間來驗證。然而,像青青稞酒、金種子酒等區域酒企的處境則顯得有些復雜,面對的不僅僅只是與時間賽跑。

        二三線區域酒企邊緣化

        金種子酒三季報顯示,報告期內營收為6.93億元,同比下滑13.12%;凈利潤更是同比下滑4507.33%,虧損7160.67萬元。金種子酒表示,營業收入的大幅度變動,主要由于報告期內銷量較上年同期減少。

        這一數據意味著該公司已“褪去”了昔日的榮光,提前“過冬”。從營業收入來看,今年前三季度,金種子酒以6.93億元的總營收,在A股上市酒企中排名倒數第二,僅好于*ST皇臺。同時,其與古井貢酒、今世緣、老白干酒、舍得酒業等同類型的區域性酒企相比,仍有著超10億元的營收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正處于暫停上市階段的*ST皇臺外,另一家區域白酒上市公司青青稞酒成為金種子酒的“難兄難弟”。

        10月30日,青青稞酒發布公告稱,公司前三季度營收和凈利潤分別實現8.26億元和2753.12萬元,同比分別下滑13.17%和68.29%,扣非凈利潤同比降幅更是超過80%。雖然第三季度單季業績上升,但是依然沒有扭轉整體的下滑情況。

        青青稞酒曾在業績預告中將業績下滑歸結于公司對消費者消費趨勢把握不到位,中高檔產品開發滯后。

        資料顯示,于2011年登陸中小板的青青稞酒,主要產品有互助、天佑德、八大作坊、永慶和等系列。近年來,面對白酒行業殘酷的洗牌期,營收主要來自青海省內的青青稞酒也遭遇業績天花板,業績敗退明顯。

        根據財報數據,自2013年營收達到14.4億元的頂峰后,近來年,青青稞酒的營收便一直在14億元附近徘徊,始終未能超過這一巔峰數值。與此同時,青青稞酒的盈利能力卻在逐年下滑,排除2017年年報中青青稞酒對中酒時代計提的商譽減值影響,近五年來,青青稞酒銷售凈利率與凈資產收益率均有明顯下滑。

        “名酒時代,品牌是競爭的第一要素,各大酒企應提升品牌價值,打造差異化營銷體系,譬如轉型定制與服務,發展酒莊經濟等才是區域酒企突圍的重要方法。”對于區域性酒企的突圍之路,白酒行業專家蔡學飛曾如是對記者表示。

        (文章來源:國際金融報)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財富動力網無關。財富動力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0條評論

        91av国产